机房360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广告传媒 » 区块链搅局!一场看不见硝烟的2.0模式,正在快速侵蚀能源战场

区块链搅局!一场看不见硝烟的2.0模式,正在快速侵蚀能源战场

来源:csdn 作者:娟子 更新时间:2018/9/11 19:00:22

摘要:不少人说,能源类区块链项目不靠谱,都是些空气,圈钱而已。也有人说,能源行业门槛太高,政策太多,行业太传统,不适合玩区块链。还有人说,做能源+区块链根本就是个伪命题。

  不少人说,能源类区块链项目不靠谱,都是些空气,圈钱而已。也有人说,能源行业门槛太高,政策太多,行业太传统,不适合玩区块链。还有人说,做能源+区块链根本就是个伪命题。

  这些说法也对,也不对。

  当我们以常规的眼光,随大流的视角来看待时,我们看到的,是无奈,是落地难,是政策严,是周期长;但当我们离得足够近,带着审思去观察时,我们看到的是活生生的行业痛点,是实实在在的应用场景,是于无声处的勃勃生机,和悄然来到的变革。无疑,这样的生机,伴以险象环生。

  区块链大本营《智变》(ID:blockchain_camp)栏目,就是希望成为你的微观望眼镜,让每个人感受到正在到来的时代之变,这样的变化来自智能的革新,也来自智者的思考,名曰“智变”。

  本期,我们希望从能源+区块链的视角,还原一个真实的能源世界之变。这个行业因此值得关注,因为越是保守的行业,越是有巨大的潜力。在所有人都说难的时候,你看到了机会,并坚持下去,你就可能是未来的王者。

  以下,几个故事,告诉你能源行业正在汩汩喷涌的新变化。

  哈佛学霸与他的能效革命2.O

  9年前,Jacopo还是哈佛大学宏观经济学的研究生,那时,他已开始担任全球最大投行旗下财富管理公司的数量化分析师。

  8年前,他从哈佛毕业,回到欧洲,在伦敦投行继续担任数量分析师。

  彼时,Jacopo年终奖已达百万英镑计,投行光环,加之帅气外表,让他成为聚光灯下的宠儿。

  光鲜的日子很快结束。

  Jacopo看到欧洲能效市场的严重落后,而这样的落后可以用先进的金融+技术的结合模式来解决时,毅然辞职,放弃可观的年收入,开始“穷困潦倒”的创业生活。

  图为JACOPO近照

  创业之前,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缺钱。创业之后,一度连租办公场地的钱都没有,只得在另一位合伙人父母家的一个空房间里办公。

  8年后,他所创立的AitherCO2,总营收12亿美金,分别在米兰、伦敦、达喀尔、旧金山设有分支,服务全球2000家项目,为项目节省超过7亿美金的能源开支。

  8年时间,在帮助能效市场加速进化的同时,他也发现,当前的金融+技术结合的1.0模式,有明显的增长天花板,也有解决不了的行业难题。而这样的增长天花板,以及行业难题,恰好是区块链的绝佳用武之地。

  于是,他看准机会,二度创业,创立EFFORCE平台。这一次,他要 替换掉1.0模式,改用2.0模式来革新能效市场。

  能效市场和能源市场,虽然仅一字之差,但含义完全不同。通俗来讲,前者是节流,后者是开源。

  能效行业,近年来,在中国发展迅速,但并不被大众所真正熟知。所以,我们也会多着笔墨,将相关来龙去脉说清楚,并在此基础上,深入解析区块链在其中的价值。

  要搞清楚2.0模式,我们就要重新回到1.0模式,回到8年前,去看看当时还在投行的Jacopo,到底看到了什么样的机会。

  能效市场的痛点与EMC模式

  一直以来,无论是工厂,还是建筑,抑或是大型交通设施,低能效,高能耗都是其最为普遍的两大杀手。这两大杀手,极大增加了能源消耗,对环境造成巨大破坏。

  原本,这些工厂、建筑或交通设施,应该自主对其进行相应的能效改造,以减少能源支出,减少环境破坏。但由于节能改造不仅极其复杂,施工门槛高,还需在前期需投入大量资金,因此,企业自主改造的积极性一直不高。

  这个原本不太容易解决的问题,在EMC(即能源管理合同,也称EMP,国外称ESCO)模式横空出世后,市场上便逐渐兴起一股积极改造,提升能效的氛围。

  一种模式的形式的兴起和普及,绝不是偶然。它一定是由生产力带来的生产关系发生了变化,而这种变化,让参与其中的人能得到实实在在的利益。

  EMC模式同样如此。

  这个模式是怎么玩的呢?

  在这个模式中,第三方公司为能耗企业免费提供节能改造服务,改造后,从企业所节省的能耗费用中获取收益。

  举个例子,某工厂A在节能改造前,每个月缴纳100万元的电费;节能改造后,每个月只需缴纳50万元电费。相比之前,每个月节省50万元支出。但由于公司B为工厂A提供了免费改造,并为此垫付了500万改造费,于是,公司B跟工厂A签订合同,双方商量好,工厂A每月从节省的50万中,抽出30万付给公司B,连续支付3年。3年之后,A不再支付费用给公司B,所有改造后的设施归工厂A所有。

 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,无论是工厂A,还是公司B,都从中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。

  对于工厂A来说,3年一共节省720万电费,而以后更是会每年都节省600万电费;对于公司B来说,也将从改造项目中获取共580万收入。

  那么公司B前期投入的500万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

  这部分投资主要来自投行、基金等渠道,因此,公司B拿到580万收入后,也还需要扣除前期500万的资金成本。

  不过,从此,我们也能看出来大体的EMC能效改造模型结构:

  银行/投行/基金----EMC公司----需改造的工厂/建筑交通/设施

  越是耗能大户,越是收益不菲。

  这就是Jacopo 8年前所看到的机会。而当前,中国在能效市场的发展上,与北美和欧洲相比,还有很大的差距,但增长迅猛。

  EMC也有弊端

  作为一种新兴经济模式,这些年来,EMC模式不断刺激着新的玩家入局,不断刺激着行业的升级改造,让能效市场焕然一新。但,正如硬币的AB面,有好的刺激,也存在坏的弊端。

  关于这种模式的弊端, 从Jacopo对区块链大本营《智变》(ID : blockchain_camp)提到的曾经亲身经历的3个典型案例中,可以窥见一斑:

  Case 1:

  2012年,Jacopo接到一个关于工厂能效改造项目。其中,相关数据由Aither CO2来统一存储(注:节能量收益数据并不是电费/燃油费用降低这么简单,它同时涉及到大量的公式计算,需要考虑工厂产量,温度/气压/适度等可能对设备效率的影响,等等)。

  根据合同,项目改造后,将带来48%的能源节省量,其中30%的节省量将付给Aither CO2。可是最后,用能企业认为数据不真实,有作假,项目实际的能源节省量并没有达到约定的48%,因此,也只愿意支付20%的费用。

  在这个案例中,正是数据的存储方式,直接造成了有口难辩的尴尬。而案例中凸显的,是数据不透明,数据准确性和信任所带来的问题。

  有了前车之鉴,Aither CO2开始采用项目方的服务器来存储数据。

  Case 2:

  2014年,在一次工厂改造合作中,他发现该工厂在数据上存在造假。双方争执不下,最后只得诉诸法庭。

  Case 3:

  既然无论使用哪方的服务器,都存在不可解的数据透明性问题。2015年,Aither CO2开始引入第三方能源审计公司(注:许多公司提供能源审计服务,比如ABB这类电气行业巨头)

  如此,虽然,消除了双方的争执,却带来了两大新的问题。

  1. 价格昂贵。

  能源审计公司普遍价格昂贵。本来可以让用能项目方以及能源管理公司享有的节能量收益,很大一部分却需要支付给中间方审计公司。

  原本通过节能省钱,再进行收益分配的模式,如此一来,能效项目的激励收益大打折扣,直接导致市场积极性大幅降低。

  2. 时间成本高,效率却很低。

  能源审计公司每个月,或者季度,或者年度介入一次,相应的,能源管理公司也需要花费时间,等待审计结果报告。

  从以上三个活生生的例子可以看出以下问题:

  由于缺乏数据互信所带来的双方不信任,数据真实性受到质疑。而这样的质疑,并不能被完美解决,由此,将直接导致收益受损,甚至对簿公堂,耗时耗力。

  而引入第三方审计则带来庞大支出,且需花费时日等待审计结果,极大拖延结算效率。

  企业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,这些痼疾也折磨着Jacopo.

  几年来,Jacopo一直在思考,能效行业是否还有新的可能性,新的模式。

  当他接触到区块链技术时,眼前一亮:

  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,去中心化的特点,以及各方共识的达成,不正是解决当下所遇到的问题最好的方式吗?

  数据透明性,交给区块链

  经过仔细研究后,2017年底,Jacopo开始专注打造区块链平台EFFORCE,如今,平台开发初步结束,并开始对3个真实的能效项目进行测试。

  图为某意大利造纸厂智能电表读数,其中包括电网负载量,节省电量,节能收益,二氧化碳减排收益等实时数据。此图为开发demo原型,最终形态可能会进行调整

  项目的数据,将通过网络(注:通过wifi或SIM卡链接),从智能电表直接写进区块链。一旦写入,任何人再无作假的可能。

  图为智能电表数据写入区块链

  正是通过区块链技术的引入,将避免双方扯皮的事情再次发生,也由此减少由于第三方审计公司带来的成本和时间消耗。

  如果文章到这里结束,思考到此终止,那么区块链终究也只是完成了1.0模式的升级,充其量1.5版本而已,远远没到2.0版本。Jacopo眼中的区块链2.0版本,到底是什么?

  2.0,是一个将要颠覆此前整个EMC模式的新思路。

  在介绍EMC模式时,我们提到了模式的本质,这是一种由生产力进步所带来的新的生产关系,在这种新的生产关系中,参与的各方都得到了足够的实惠,由此,这样的生产关系得以持续。

  在EMC1.0中,由于引入了资金方(银行等),以及节能改造服务公司这两方,使得原本仅能耗企业一个玩家自我改造的无聊市场,变成了三个;他们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有可挖掘资源的一方直接享受改造服务,并将改造后的利益,分给其他两方。由此,能效市场被激活,因为谁都有利可图。

  如果将三方参与者,变成千万个参与者呢?

  如果将千万个人用户纳入进来,那么,这些用户将在很大程度上替代原来的资金方。

  因此,我们可以这么理解,2.0模式的本质,是解决了更多玩家参与的问题,让更多人来一起激活市场。

  如果2.0模式要生效,必然也需要让各方得到实惠。具体怎么玩呢?

  2.0模式,各方如何被激励?

  EFFORCE平台,上面有各种能效项目,个人用户购买Token,投入到喜欢的能效项目,每个能效项目完成之后,产出的节能量收益会以千瓦时为计量单位(注:节能量收益千瓦时可以理解为以太坊中的GAS,本身也是一种在平台内部流通的代币,但并非在交易所内交易的代币)分配给该项目的个人用户贡献者。用户可以选择用千瓦时节能量收益来支付电费账单,或者在平台内部把节能量收益转化为EFFORCE的Token(注:可以理解为以太坊中的ETH)用来交易。

  在这个玩法中,除个人用户外的其他各方,如能源管理公司,被改造的项目公司,其利益方式相比EMC模式,本质没变,只是变成了用Token来结算。

  图为EFFORCE平台各方的玩法

  所以,在2.0模式中,最大的变化是个人用户。

  据2017年数据,整个能效市场高达2310亿美金,但由于投资门槛高昂,个人投资者原本是没有能力参与进来的。而如今,个人投资者,可以低门槛地参与能效项目的投资。而能效项目,普遍属于投资收益比较稳定的优质项目。

  同时,个人用户所收获的由项目返回的节能收益可以直接用来支付电费。也就是说,用户的收益,将有实实在在的应用场景。(注:用户上传账单,由Efforce平台来支付)

  EFFORCE的这套模式,目前还在测试中,还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探索,不过,这一次的再度起航,Jacopo倒是可以不再挤父母的空房间,相比8年前刚创业,这次的办公环境好多了。

  图为Jacopo与团队一起讨论的工作场景

  如今,这套革新EMC的2.0模式,已经逐渐弥散开来。不仅Jacopo,整个能效行业,也正在迎来这一套新的变革。

  在他们看来,机会就在这里,实实在在传统的方式解决不了的痛点就在这里。

  在区块链所带来的新的技术下,更多的企业会投身进去,革EMC的命,从不同方向,用不同方式。

  而八度阳光就是这么一家中国企业,抱着改变游戏规则的心态,试图在微电网领域颠覆EMC模式(注:在这里,需要指出的是,EMC并非能效市场专用,在能源市场,尤其是分布式新能源市场,比如屋顶光伏,普遍也是用EMC的方式来进行)。

  八度阳光的员工几乎全部来自清华大学,而其创始人刘一锋更是传奇人物。

  清华学子刘一锋:我要改变游戏规则

  2017年,在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排行榜中,刘一锋的名字赫然在列,此时,他年仅23岁,是清华大学热能系的一名大四学生,而他创办的八度